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终生逾越

薄冰抱夜我走向你。我走向你何止鳥投林。

 
 
 

日志

 
 

敦煌。残梦。  

2008-05-16 04:24:35|  分类: 远行灯。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向西。之一。

 

[看见的。记住。]

翻开日记本的第三十一页。七月二十八。我记住了这个日子。此刻我正站在莫高窟的九层塔下。阳光晃得睁不开眼睛。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圣域,忍不住充满敬畏。那就像一个从来没见过海的人忽然来到了海边,片刻失语,然后紧紧捂住嘴唇。

思绪是电击后的空白。它在这里。它一直都在。它在整个中国的历史上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它充满了我的灵魂。

我想问你一件事。这世界上真的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么?

你不会马上回答我。我知道无论肯定或者否定,或许你也没把握。

我看见了外墙石壁上的飞天。一千多年以前,一群画匠一笔一笔画出了它。一千年后,它的姿态依旧优雅。工匠已然骨肉无存,时间却没有带走它。时间拿它没有办法。那一刹那我恍惚看见它在朝我微笑。

树木。石头。墨迹。假如它们好好的,没有遭受外力的破坏。那么它们能存在很久很久。比人类的生命要长很多。

种树的人。雕刻的人。画画的人。都已经消失了。但他们留下了一个痕迹。即使我们不能够记得他们的名字。而我们却可以凭籍这些痕迹,来触摸、听嗅、感受到他们的存在。这是否算一种永恒呢?

我看见你在微笑了。这是一种巧妙的诡辩。生命是无法永恒的,而物质不灭。人死,化为灰烬尘埃,尘埃上开出花朵。花朵结了果实,果实被顽皮的孩子品尝。

你可知那些离去的人的脚步。他们或许就在你脚下的土地中,在春天开出的每一朵花中,在秋天结出的每一颗果实中。我们不断得到,又不断失去,生命以这种方式轮回着。既然离开的人存在于一切事物中间,从来不曾离开过,何必悲伤。那么,我们可不可以不再惧怕死亡,而把死亡看作另一种旅行,最终依然回到来时的地方。

 

 

[消失的。怀念。]

莫高窟在衰老。月牙泉慢慢萎缩。而且这速度正在加快。或许有一天真的会消失。就像一杯开水会慢慢冷却,消失也是自然界本身的规律。

它抱着秘密,等待有人能够从它手心里接过这些遗产,并像它一样善待它们。但是它失望了。贫穷和无知助长了外力的劫掠。它发出了一声叹息。随缘吧。

随缘吧。这是我常常对你说的话。有些事情无力改变,那就随缘。我们的文物在别人的博物馆里保存,固然会带来心理上的不适,然而对于文物来说,却无意中躲过战火和浩劫。等到有一天我们能够保护它们,再把它们接回来。或许,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盛唐——到底怎样。

我无数次梦见这样的女子。她们坐着车辇,从长安城闹市街头经过。乌黑的头发盘成云鬓,插着牡丹花,朱红的蝉纱素衣在风里飘动。她们无拘无束,发出悦耳的笑声,环佩叮当作响,雪白的胸脯在阳光下耀眼夺目。我想她们一定遇见过我的前世。

盛唐。这是最妖娆最开放的朝代。拥有无穷生机。色彩华丽大气,人物衣袂飘飘,姿态充满灵动。那一尊数杖高的塑像,有着世界上最美丽的玉手,指尖微微上翘,宛如莲花。唯一的遗憾是,手指残了。

残了,是遗憾么。维纳斯是残的,残的维纳斯比完整的维纳斯更美。

我想念你。我想让你看看这残了手指的菩提,菩提依然微笑着。我想让你知道,残了手指的手,依然是美丽的。

我们都是彼此的劫难。也都是彼此的幸福。你在那里等我来。我在这里安静等待。我想我不会等很久,也不会等不及。因为我在这辽阔的西域的风里,尝到了平静的力量。如果那一天来了,我不害怕。如果那一天没有来,我要好好的过日子。我要不留遗憾的走完人生旅途。

 

 

 

[错过的。微笑。]

飞天。据说是佛教人物里地位最低的。它们的任务是奏乐,撒花,舞蹈。然而它们看起来很快乐。快乐不见得有多崇高多么难以获得,一个微笑足矣。

如今我们只能从残破的经书和剥落的壁画中想象盛唐的模样。这模样已经模糊斑驳,难以辨识。当时的人们从西域诸国进口昂贵的材料,用蓝宝石的粉末装饰壁画中的天空和流云,用朱砂画出衣纹和飘带,用金箔妆点脸和手,用琉璃珠镶嵌眼睛。

战乱。朝代更迭。因为脸上有金箔而被刮得面目模糊的佛祖,还能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么。

佛不语。佛慈悲。佛微笑。

牡丹花谢。岁月的河流带走了许多东西,包括开明的社会风气和精湛的艺术。宋代彩塑较之唐代,少了几分流畅生动,清代彩塑更加呆板俗艳。

你能告诉我吗,为什么后人反而无法超越前人呢?

无法超越的唐朝,成了中国历史上最璀璨的一段文明。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坦胸性感的女子装束,再没有胡服骑射的汉家女子。女子被关进深深庭院,被裹小脚,被剥夺读书的权利。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哪个朝代,如此多元华丽,和世界建立广泛的联系。在那之后,这片土地的大门紧紧锁上,不轻易敞开,直到遇见火炮和战舰。

每一尊泥塑肩头都有很厚的灰尘。经年的沉淀和积累。我只是看,贪婪阅读岁月留下的无字天书。我不敢伸手触摸,深怕一不小心,它们都成了破碎的幻影。

前尘往事。空惹尘埃。

曼珠沙华,花开一千年,诉不尽悲伤回忆。开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黄泉路上的风景美不美。我想不会太荒凉。我路过你的前世。你会不会在来生遇见我。假如遇见了,这一次请不要再放开我的手。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