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终生逾越

薄冰抱夜我走向你。我走向你何止鳥投林。

 
 
 

日志

 
 

交河。故城。  

2008-05-16 04:23:28|  分类: 远行灯。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向西 之二

她点头说好。她穿上平常的衣服,画了淡淡的妆容。她走到井边,闭上眼睛,一跃。这一次她没有流泪。

他最后一次睁开眼睛,看见水底她微笑的已经冰冷的脸。

 [冷寂。重生。]

日记一页一页往回翻。耳机里是藏歌,高亢空旷,内心归于平静。零点二十八分。时隔多日,看当时日记,歪歪扭扭记录了很多心情。尘埃落定,最终留下的只有只言片语。

几个小时前经历一次暴雨。为了控制即将爆发的情绪,将头埋入冰水中。然后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冰冷的水灌入鼻子的时候,我看到了光线,那是窒息前的死亡幻觉。忽然很难过,其实我并未准备好离开。

任性的代价是着凉了。发着烧。额角的血管跳动着疼痛的脉搏。房间里没有人,好安静。找不到一颗药丸。我这样手足无措,没有力气给自己倒一杯水。手指不停的颤抖,水都撒了,最后只剩半杯。忽然想起了你。你不一定会骂我,但一定会拦着我,把我从水里捞起来,然后紧紧抱着我。我在黑暗里席地而坐,伸出手环绕自己的肩膀,那里枯瘦冰冷没有温度。我只不过需要一个拥抱。现在,这也是一种奢侈。

旅行,写作,都是一种自我解脱。用身体的疲惫,来对抗精神深处的挣扎。当所有的人发出绝望的叹息,转身离去的时候,谁留下了。只有自己么。我的敌人是自己,我的天使也是自己。我是罪恶的。我把最亲的人伤害了。我是倔犟的。我无论如何都低不下头。我的心脏很疼。我没有一滴眼泪。我对自己不好,惩罚自己的肆意妄为。假如愧疚淹没头顶,该如何停止自虐。

如果对不起能赎回我的罪,那么我要说,亲爱的爸爸妈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睡着。做梦。我站在沙漠中央。阳光兜头落下。我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茫茫沙漠。我很渴。我想我一定不能死在这里。然后我看见了一片废墟。那不是海市蜃楼。那是记忆的闪回和重现。

我想念那块土地。它告诉我,无论是对身边的人,还是自己,要慈悲、宽容、坚强、忍耐。

 

 

 

[断壁。残垣。]

籍着文字档案,时间回到零七年七月二十九。吐鲁番的气温很高。奔波在烈日下,纱巾披在头上,我看上去像穆斯林。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叫做交河故城。

2300年前,车师人在两条河交汇的中心岛上建立了车师王国的都城:交河城。那是汉代的事情。到了唐代,这里成为“安西都护府”的所在。

有些人,有些事,虽不是命中注定,却也是历史的选择。

交河的位置太特殊。从汉代开始,就成为匈奴人和汉人争夺的战场。整整五十年,西汉和匈奴人打了五次战争,交河屡屡毁于战火。或许正因为如此,造就了车师人顽强不屈的精神。整个交河城,完全按照备战模式建造,大部分建筑深藏地下,入口狭小,墙上布满机关和箭孔。交河人无论男女,随时准备进入战争状态,一旦被俘,宁死不降。

小小的车师国毕竟无法抵抗强势民族的征服。一千二百年前,交河归于吐蕃,后又归于回鹘高昌王属地。七百年前,蒙古十二万铁骑进军交河,城内损失惨重。1383年,交河消失在战火中。

城中一口井。曾经发现两男一女三具干尸。城后,一片墓葬群,里面埋葬着200个婴儿。考古学家至今仍然争论不休。有的说,这些婴儿是用于宗教祭祀,有的说,这些婴儿全是死于战争,因交河人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被敌人俘虏,所以统统杀死,埋葬于此。还有种说法是死于瘟疫。

如果见证这历史的所有人都死去,所有文字都付之一炬,我们将如何得知他们经历过的事情?

导游对此守口如瓶,只说不知道。心生怀疑。至少可以推断,那三具成年干尸不是寿终正寝。他们死前一定遭遇过可怕的事情。至于婴儿的死因,只要进行尸体解剖就可得知。恐怕,考古学家已经知道真相,只是不敢公开而已。

尘归尘。土归土。他们归于腐朽。腐朽创造神奇。神奇之处在于,经历数百年风雨,他们的身体依然保存完好。他们没有开口诉说,就已经在告诉我他们的故事了。

 

 

 

[往事。流年。]

他是她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她叫他哥。她心里知道,他不仅仅是哥。

他是她的眷恋。他们一起在河岸边奔跑,他跳入河中,为她捞起掉落的钗环。那时他们都还年少。

后来她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她在街上走,毫不掩饰的美惊讶了所有的路人。她跳起舞来,旋转生风,连天地草木都为之动容。

车辇中有一道深情目光。车辇中的人,是交河城的王。他恋着她的眼波流转,笑容清脆。他要娶她为妃。

她走的时候,她的哥,来送他。她盖上盖头之前,是微笑的。坐进车辇却哭了。此时她多么想哥在身边,擦干她眼角的泪水。但她不能回头看他一眼。

王宫。盛大,华丽,冷清。

他是王。她为妃子。他宠溺她。无论她是如何冷冷不笑,他都不责怪她。

他有时候会悄悄的想,爱妃,怎样才能让你开心。

他是哥。他来到皇宫。他自愿为奴,以求能够看到她。她是天上的月亮,已经不属于他了。只要远远的看着就心满意足。

她路过庭院。看见他站在一棵不开花的树下,手里提着木桶。她很想冲过去,替他擦去满脸的汗水。但她没有。她伫立良久,怅然离去。离去,并不是为了对得起王妃的身份,而是为了对得起王的一片深情,以及他的一片痴心。

 

战乱。铁骑。烈火。攻城。

王说,妃,你是我的眷恋。

她懂得他。即便她是如何不爱他,多年的陪伴,人心磐石也早已改变。全城的人都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以免被蒙古人俘虏,何况她是这个城的王妃呢。她点头说好。她穿上平常的衣服,画了淡淡的妆容。她走到井边,闭上眼睛,一跃。这一次她没有流泪。

 

城外。厮杀声响成一片。那是绝望的呼喊以及背水一战的勇气。

他和王,拿着武器相遇。

王说:城要破了。

他说: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王大笑:好样的!不愧是妃心里最重要的人。

他一凛。原来王什么都知道。但王什么都没说。他来不及多想,只能拼命挥舞着刀剑。鲜血在刀刃上燃烧。

 

城破。屠杀。覆灭。微弱。

最后只剩下他和王,满身伤痕,奄奄一息。

井边。退无可退。

王说:不要落到蒙古人手上。你得帮我。

他含着眼泪,抱起王,坠入井中。当冰冷的水漫过耳朵,一瞬间什么声音都消失了,内心是无比的平静和释然。

他最后一次睁开眼睛,看见水底她微笑的已经冰冷的脸。

死寂。

 

 

 

[幻灭。无常。]

以上的故事。纯属杜撰。是我胡思乱想。但,这三个人选择死在同一个井里,或许是互相信任的吧。

交河消失。楼兰消失。高昌消失。文明的消失之旅,全世界各地都在进行。有些,是经历一次惨绝人寰的灭族屠杀后消失。而另一些,则是悄然无息,伴随着最后一个掌握古语和典故的老人的离去而消失。

当它们消失,我们无法穿越黑暗狭长的时光隧道,重新找回它们。我们是否可以珍惜那些忽明忽灭的微弱火种。可能是一首民歌。可能是一种文字。可能是一副手艺。可能是一段舞蹈。我们是否可以握住那些苍老的皲裂的手,聆听他们讲出的故事,这故事可能是最后一次被传达于世。

你别笑话我。我是认真的。有一天我会踏上旅行,寻访那些行将熄灭的文明,做忠实的记录者。希望……不会太迟。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