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终生逾越

薄冰抱夜我走向你。我走向你何止鳥投林。

 
 
 

日志

 
 

舞姬。  

2008-05-12 18:55:52|  分类: 迷迭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光 放肆在染色的窗边
转眼 魔幻所有视觉
再一杯 那古老神秘恒河水
我镶在额头的猫眼 揭开了庆典
为爱囚禁数千年的关键
正诉说遗忘的爱恋
听所有喜悲系在我的腰间
让那些画面再出现 再回到从前
旋转 跳跃 我闭着眼
尘嚣看不见 你沉醉了没
白雪 夏夜 我不停歇
模糊了年岁 时光的沙漏被我踩碎
故事 刻画在旋转的指尖
是谁在痴痴的跟随
这一夜 那破旧皇宫的台阶
我忘情掉落的汗水 点亮了庆典
一层一层把我紧紧包围
我要让世界忘了睡
你的心事倒映在我的眉间
放弃的快乐都实现 难过都摧毁
旋转 跳跃 我闭着眼
尘嚣看不见 你沉醉了没
白雪 夏夜 我不停歇
模糊了年岁 舞娘的喜悲没人看见

原创小说

舞姬

你说:玲珑,你有一双寂寞而深情的眼。

玲珑是我。

我是舞姬。

 

1

我不知道爹娘是谁,打记事起,就一直待在妓院做杂役,直到有一天我遇见嬷嬷。

“你跟我来。”她用冰冷的眼神打量着我,表情冷漠。

我被卖到了水苑亭风,那个被称之为培养天下第一舞姬的地方。从十四岁开始,每个夜晚,我都会在楼阁上,起舞翩翩,通宵达旦。

嬷嬷给我穿最华丽的衣服,戴最华丽的首饰,为我搭建最美丽的楼阁。这是我职业的一部分。

我的每一个眼神,都让台下的男子疯狂,让过路的女子妒忌。这也是我职业的一部分。

夜夜笙歌。直到天明,碎花凋零迷离眼,醉意朦胧之时,依稀清醒记得将笑容挂着。我有最美的笑容,却没有最真的快乐。这同样是职业的一部分。

发髻上挽着牡丹花,胸前掩着的翠罗纱,脚下踩着绣红鞋。那禅纱轻薄透明翼,那绛唇朱砂轻点,那峨嵋微踅,那滴泪痣灼伤你的眼。当我跳起舞,我就不再是我,而是玲珑。

玲珑是一个舞姬,是所有男子的情人,因此,她不会得到任何一份独占的爱,也不能够倾情于某个人。

如同一只昼伏夜出的暹罗猫,白天沉睡,夜晚妖娆。从不单独接触男子,亦不知爱为何物。除了不停的磨练舞技,再没有什么能抚平我内心的空虚。

 

 

不要爱上任何一个男子。这是嬷嬷时常告诫我们的。

我天真的问她为什么。她挥舞着竹枝作势要打,眼神可怕。

“你不要问啦。”翠莲姐悄悄说,“嬷嬷年轻时曾爱上过一个男子,结果被抛弃了。应该还是念着那个人的,她终身未嫁,所以脾气古怪……。”

“为什么会爱上男子?爱是什么?”

“你啊,不需要懂这么多。”翠莲姐拉过被子蒙住了头,少顷,发出细微呼吸声。

 

每三年一度的花灯节,是舞姬们最期盼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乐府会来人为宫里挑选舞女。若能选上便能伴君王左右,一步登天。

翠莲姐的眼睛很漂亮。单眼皮,薄薄的,有好看的弧度,给人感觉永远是微笑的样子。若不是性子烈了点,会很招人喜欢。翠莲姐比我大九岁。对一个舞姬来说,这个年龄已经是极限。

“翠莲,你又错了!你这样害我们大家都选不上!”

“谁喜欢入宫。天下人都知道皇上就喜欢贵妃一个人。那么多舞姬,皇上哪喜欢得过来。”

“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

“你才进来多久,敢这么说我?”

“哼,你也不看看你都多大年纪了!”

吵闹声,厮打声,嬷嬷的训斥声。……

那一晚翠莲和与她吵嘴的女子都被罚“金钩倒挂”一个时辰,并且不能吃晚饭。嬷嬷脸色很难看,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舞姬们看似美丽风光,剥离辉煌表面后,始终是寂寞的。舞姬之间可以同台共舞,却永远存在竞争和对立,所以不会有贴心的安慰,更多的可能是表面的平静和内心的幸灾乐祸吧。

“翠莲姐,给你,我的馒头。”

“你看我这样怎么吃?”她倒立着,嘴唇都是苍白的,满头虚汗。她露出虚弱的笑容,安慰我说:“姐没事,玲珑。再忍耐几天吧。”

我一直觉得她的笑容很勉强,可还是相信了她的话。我以为她的意思是,等花灯会结束后,一切就会好起来的。没想到那是她最后的诀别。

那是花灯会的前一个月。她私奔未遂,被抓回来,囚禁于阁楼暗室。彼时我们都在后台换装,嬷嬷没顾得上派人看着她。她藏了把小刀在袖子里,在暗室里割了手腕,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冰冷了,却始终睁着眼睛。

晚上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的,看见她好像平时一样睡在我旁边,拍拍我的脸说:“玲珑,姐姐回家去了,你要乖。我有信给你,你伸手摸摸枕头。”猝然醒来,一摸枕头果然有纸张的脆感。粉红的香笺,字迹娟秀,是翠莲的小楷。

“玲珑:你不是问我,什么叫爱么?爱就是令我甘愿抛弃千人喝彩的荣耀,抛却万人之上的富贵,甘愿与其过荆钗布裙,柴米油盐生活的那个男子。我不要和三千佳丽共享一人,就算那人是天是地。我只要一个人,能够完完整整属于我。你以后会懂得。莲。”

本来说好要接她的男子,再也没有出现。

十七岁那年,花灯会。“舞姬玲珑”传遍整个长安。

 

 

 

2

被选入宫毫无悬念。临走前,嬷嬷给我梳头。

嬷嬷不是坏人。她只是奉命教导我们练习舞蹈,平时严苛了点而已。我看着镜子里嬷嬷的脸。她比起三年前来接我的时候,依然优雅、威严,只是不再冷若冰霜,甚至有些许动容。

“可惜了,这么美的丫头。”嬷嬷抚摸着我漆黑的长发说:“本可以嫁个好人家。偏偏生在乐坊,注定孤独。”

“嬷嬷,你孤独么?”

悠长的叹息后,嬷嬷不言语,冰凉的指尖轻轻划过双鬓。

“嬷嬷,到底什么是爱?”

“……”

“翠莲姐为什么会为爱而死?难道爱比人的生命还重要么?”

“从前……有一个舞姬。她跳舞跳得很好,本来可以入宫。可她爱上了一个男子,并为他生下了女儿。后来男子抛弃了她,因为他的家庭德高望重,不能容忍他娶一个舞姬做妻子。”

 “然后呢?”

“生下女儿的舞姬身材完全走样,无法继续跳舞,于是卖掉了自己的孩子,做了嬷嬷,教授舞技。”

“那个嬷嬷,是不是……”

“不是我。”嬷嬷的声音深沉而有力,平静如水。“玲珑,在宫里,有的事情,是不能问为什么的。懂吗。用眼睛看,自己找答案。”

 

 

 

宏大。华丽。辉煌。灿烂。奢靡。

我曾躺在狭小的床上,想过无数的形容词来形容皇宫,然而走进大殿的那一刻,所有的形容词都黯然失色。

最拿手的段落信手拈来。一曲终了,微微有些喘。我看了看金銮座上的你,有着花白的双鬓和疲倦的面容,眼睛却透着少年般的锐气。

“大胆舞姬,竟敢直视皇上!”高公公训斥我。

你摆摆手示意没关系。你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一步步走下台阶。我偷眼瞥见,一边的贵妃变了脸色。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玲珑。你就是皇上么?”

你笑起来,拢了拢我被风吹乱的刘海。“你说的对,朕,哦不,我就是皇上。”

我觉得不太自在,因为周围的人看见你笑,也跟着笑起来。顿时笑声四起,我成了整个皇宫共同的笑料。不过后来,高公公跟我说:“幸亏皇上笑了,不然你就得掉脑袋。”

嬷嬷说不能问为什么。可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只要看你一眼就会掉脑袋。

晚上高公公传话,说你找我伴读。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要脱光衣服检查有没有凶器,然后被白布包着送去,只是换了身男服,打扮成文官的样子,到你的书房去。

你站在书架边,肩上洒落薄薄一层明月光。我在门口站立良久,你并没有回头。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玲珑啊,你可知下阙如何?”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诗句并不陌生,是嬷嬷最喜欢的。她把它刻在自己的手镜上。

你回头看着我,眉宇间略有些伤感。

“十七年前,朕也年轻过,也爱过。那女子,和你真像。”

“玲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可以。”

“什么是爱?”

你仿佛吃了一惊,继而微微笑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爱么……就是付出和给与,相守和离散啊。”

“不太明白。”

“比如朕十七年前爱着的那个人,最终被迫分离。虽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常相厮守,可是我们都还记得彼此内心最美丽的样子……”

“玲珑这辈子是不可能明白了……”

“为什么?”

“因为嬷嬷说,绝对不可以爱上任何男子。连那么倔强的翠莲姐都为了爱,把手腕割了,可见男子一定是可怕的东西……”

“并不尽然。”你说。

“翠莲姐说,爱,是一个男子完全属于自己。可是宫里,三千佳丽伺候皇上一个人,所以玲珑说,没机会明白了。”

“还有呢?”你笑意更深。我收了声,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痴傻。

“嬷嬷说,进宫以后不能问太多为什么。”

“哦?你的嬷嬷,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她从来不提自己的名字,我们只叫她嬷嬷。”

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3

其实我猜到有一天贵妃会来找我。

“谁叫玲珑?”她左右瞟着,一眼就看见我。“果然长得和她有几分像。训练女儿当舞姬,刻意魅惑皇上。真是煞费苦心了。哼哼。”

她看上去有些生气,瞪了我几眼就走了。

宫里的传闻越来越多。常常能听见送加急文书的快马在御街上狂飙,听说叛军快要攻入长安了。舞宴停了,好像是因为人手不够的缘故,舞姬们被派到各个宫里收拾东西。大臣们,宫女们,公公们,都乱糟糟的在宫里跑来跑去。

你叫我来的时候,还在佛堂诵经。神色凝重。

“玲珑,长安乱了。出宫吧,还能找到生路。”

“那你呢?”

“朕自有办法。”

“你会去找她么?”

“可她……不愿见朕啊。”

“玲珑现在不怕你了。真的。你是个好男子。”

“就算朕是好男子,却终究不是好皇帝啊。”你叹息,神情却和堂前菩萨相似,通达的,并无喜悲。

 

公公给了我很多钱和一个小锦囊,嘱咐我不到必要时不要打开。

“真想不到皇上会放你一个小小的舞姬出宫。咳,大难临头各自飞吧,谁顾得了你啊。赶紧,去投奔你娘。”

“可是……”

“你不会还不知道吧?送你来的嬷嬷,就是你娘啊。”

脑子里好像敲起了铜锣,嗡嗡作响,嬷嬷的样子在眼前一一闪现:我是她花钱买来的舞姬,她打我的时候也和别人一样毫不留情,甚至比对别人还严格。她怎么可能是我娘?

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就回到了老地方。嬷嬷和姐妹们都已经走了么?昔日门庭若市的地方,此刻门可罗雀,“水苑亭风”的牌子,早已倒在地上,破烂不堪。

拆开锦囊,里面有一道官牒,一纸狂草,看似匆匆写就。

“玲珑。

对你和你娘,这些年未尽责任,来世为报了。

来生愿不为帝王。

去找一个爱你的男子。他只属于你。”

 

“珑。”

我惊回头——

 

 

“……娘。”

 

 

<终>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