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终生逾越

薄冰抱夜我走向你。我走向你何止鳥投林。

 
 
 

日志

 
 

我在你心里的第几个格子  

2008-05-12 18:41:10|  分类: 迷迭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门沉重关上。他在门里,她在门外。

想念将她全身力量洗劫一空。她站在暴雨一般劈头盖脸的阳光中,放声大哭。

你在我心里的第一个格子。

那么,我在你心里,是第几个格子。

>>>>>>>>>>>>文:长安雪

[遇见是一场幸福,还是浩劫]--------------------------------------------------

空无一人的校园里,有淡淡的梅香。荒芜的冬季依依不舍,最终还是要离去了。眼睛狭长、额发齐眉的女子,站在薄薄的凉雾中。门口的牌子上写着高一(1)班。没有一丝风。

她十六岁。这个年纪的少女,多故作忧郁,爱做美好的公主梦,嘴唇仿佛潮湿的花瓣,永远嘟着。幻想着王子骑着白马从身边走过,丢下一束玫瑰在手边,留下一个桀骜的眼神说,跟我走。

而她始终是比较特别的一个。头发短而且柔软。终日挂着耳机,不喜欢说话,安静得如同雪白的墙壁上贴着的奖状。她让人觉得很远,不可靠近,以至于被遗忘在角落。因此开学半年来一直没交上朋友。然而成绩却出奇优秀。只有公布成绩的时候,她才会在光荣榜上引人注意。

耳机里只有一首歌,在左耳和右耳之间反复旋转纠结。是菲的彼岸花。那歌声仿佛来自地狱。无比诡异诱惑。不知什么时候,扯断了其中一只耳机线,于是感觉一只耳朵是聋的。左耳安静,右耳喧嚣。右耳铭记,左耳遗忘。

她沿着花坛边缘突起的砖石,摇摇摆摆地走。边走边哼唱着:等待繁花再开,把芬芳留给年华。声音很轻很轻,声线完好,宛若孩童。她听见有一阵呼啸的风朝着自己靠近,抬头,错愕,一只篮球直逼面门。她应声倒地。

对不起,你,没伤着吧?

他的嘴角上翘。他的眉毛很好看。他的手停留在她眼前。时间永远静止,连同澎湃的心跳声。

她眼前眩晕一片,但依然清晰地看见他校裤口袋上别着的名牌:高三(9)班,羊颂。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一场绮梦]-----------------------------------------

他跑去马路对面的小店,给她买了一大包餐巾纸。她仰着头,鼻子里塞着纸巾,高举一只手,动作有些许滑稽,忽然漫不经心冒出一句:像自由女神么。他想笑,终究没敢笑出来,只是一直抿着嘴。

你不回家?

我住校。她淡然道。我没有家。

他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然而他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

若是有家的人,怎会一个人在学校里游荡,如同孤魂。若是有家的人,怎会一个人在操场上打篮球。他们都是流浪的孩子。用不同的方式挥霍着肆意狂放的青春。嫣红的液体渐渐停止。她向他告别,神色平静,自始至终没有一句抱怨和呻吟。他见过无数女孩,她是最隐忍坚强的一个,不由产生强烈好奇。

我叫羊颂。你呢。

亦溯。

他扯下名牌,在反面飞快的写上一串数字,递给她:如果感觉不舒服,打电话给我,我陪你去医院。

她点头。他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忽然感到怅然若失。

 

[落花的时候,很想盖住你的眼]-------------------------------------------

她没有打电话来。又一次看见她,是几个月以后的事了。他骑着摩托路过常常用来解决争执的背街深巷,看见她被几个男子围着打耳光。她始终没有低头求饶。男子中有他认识的。他招呼声,伸手揽过她的肩头:小三,这姑娘怎么惹你了?跟哥哥说说。

小三尴尬地笑:大哥,她偷东西,被兄弟们抓了个现行……

行了,小三。她是我妹妹,你们放过她吧,大家都好过日子。少了什么算我的。

男子唯唯而退。

我没偷东西。我只是想把小初的东西拿回来。小初是我同桌。他们抢走了小初的mp3。她嘴角带着血痕,一脸倔犟。

他叹气。我相信你。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跟我说,我来解决。

你跟他们是一起的么?她忽然抬眼看他。

她的眼睛很亮。灿若晨星。

他那时很想伸出手盖住她的眼,不让她看见自己满身的罪孽。

他带她兜风。给她买冰激凌和棉花糖,好看的花裙子和小布包。带她去吃牛排,到游乐园坐摩天轮。她睁着眼睛东张西望,始终安静得像乖猫。

有这样一群孩子,守在空巢里,他们的名字叫留守儿童。他之前辗转得知,她和自己一样:父母都在外地,一个人住在这座拥挤的城市,没有亲人。他想宠溺她,做她的亲人,如同宠溺自己的妹妹。天黑的时候,他送她去学校。在门口道别。她莞尔一笑,叫他:哥,路上小心。

他停下脚步。他挥挥手,对她微笑。然后他在夜色中流下眼泪。

 

[假如爱,请远离]-----------------------------------------------------------

她没有骗他。是小三的错。

小初的mp3被要回来了,他给她送去,正看见班主任找她谈话。他站在楼梯转角的阴影里,谁都看不见。

班主任声色俱厉:羊颂是什么人?!他迟早要被开除走上犯罪道路的!你现在怎么堕落到和这种人混在一起了?你看你这次月考才考了第五名……

她站在阳光深处,一身雪白,泛着银光,声音平淡而坚定: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他。我喜欢羊颂。

他的心忽然收紧,仿佛一个失水的核桃。他慢慢的走下楼,把mp3装在信封里,交给传达室的老头。信封上写着亦溯收。

他依旧打篮球,混日子,跟老师吵架,离家出走。他的成绩时好时坏,通常都是垫底。但他不再跟外面的人来往。学校等着他犯错,好把这个混世魔王驱逐出境,他偏偏不。他要留下来远远看着她,心疼着她,只是不靠近她。

她路过操场,喊着:羊颂!女生们窃窃私语。他不回头,装没听见,假动作虚晃过人,反身,投一个三分球,一击致命,引起一阵尖叫。身边有无数女生对他表示好感,可亦溯对他而言始终是特别的一个。因为懂得,所以怜惜,因为喜欢,所以远离。她是天使,他是恶魔。他们之间隔着一段永不消失的距离。他决计以后不再接近她的生活。他小心翼翼,不想毁掉她的未来。

 

[消失的,记住了]----------------------------------------------------------------

满地都是被他打昏的人。鲜血模糊了视线。他感到一阵无力,强迫自己不要倒下,但身体已经不听指挥了。他知道,出来混,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早已不甘心屈居人下的小三终于背叛了他。

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了。小三蹲下来俯视着他:尽管你很能打,把我的人都打倒了,可是你忘了还有我小三。今天我要留下你的手指做纪念,你说,送给我哪一根比较好呢?

小三拿着刀,把他的手按在地上,脸上是扭曲的满足感。他把刀高高举起。

一声闷响。头骨碎裂的声音。他看见她举着钢管,血溅得满脸都是,如同揉碎的落花。

你不该来,妹。你只该看见花开,不该看见花谢……

他站起来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盖住她的眼睛。他感觉到她的颤抖。但他不可以留她在此地。此地杀戮暴虐,血流成河。他说,你快滚,滚远点,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要说。他凶恶地把她赶走,然后打电话要求自首。

小三被送到医院,半路上断了气,他脸上带着错愕的表情,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羊颂被带到了公安局。尽管有人说小三是被一个女子打击头部而死,他一口咬定小三是被自己打死的,最终定了案:过失杀人。由于未满十八,被判徒刑。

窗外秋意正浓。她来看他,他不见。她一次次来,又一次一次失望离去。

第三年夏天,管教说:你妹妹考上了大学,要到北京念书,她说这是最后一次来看你了。他终于应允见她。

隔着玻璃,相顾无言。他长高了,剃着光头。她也长大了。两年半,可以改变很多很多人和事。他们再也回不到那个春天。

她穿着他给他买的花裙子,洗得旧了,泛白。她伸出手,手心是里被汗水浸湿的一行字:哥,等你出来,我把你放在心里的第一个格子。

他点点头,神情漠然,转身离开。铁门沉重关上。他在门里,她在门外。想念将她全身力量洗劫一空。她站在暴雨一般劈头盖脸的阳光中,放声大哭。

你在我心里的第一个格子。

那么,我在你心里,是第几个格子。

[end]

 

 

 

这或许可以算作初恋故事征文中的一篇吧……

暗恋是美好的。

"  我在你心里的第几个格子 "

我很想问。

——但怕最后。我根本就不在你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