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终生逾越

薄冰抱夜我走向你。我走向你何止鳥投林。

 
 
 

日志

 
 

金鱼花火  

2008-05-12 13:38:42|  分类: 迷迭香。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の匂い 夜が包んで
 ぽたぽたおちる 金鱼花火
 どんな言叶にも できない
 一瞬うつるの あなたの优颜△
 
 (包围着夏天的气息的夜晚,
 纷纷落下的金鱼烟火,
 不管什么话语也不能表达我的爱意.
 一瞬间映出的你的温柔的脸庞. )

夏の匂い 雨の中で..
夏の匂い 雨の中で..

(在夏天气息的雨中..
在夏天气息的雨中.. )

 

金鱼花火

文:长安雪   图:阮筠庭

穿着樱花图案和服的女生,歪着头坐在公园长椅上,睡着了。三月的早春,樱花才开,由于昨夜的一场雨,不少花瓣被吹落在地上,吹落在她身边。

“喂,这样子会着凉的啊。”

女生睁开一只眼睛,脑海中印下迷迷糊糊一个轮廓。 “让我再睡一会嘛。”女生挥了挥手。

脚步声渐渐远了。眼皮上方,被阳光照耀的地方,呈现出暖暖的红色。真惬意啊。咦……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接着,刚才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姐姐,真的会着凉的哦。”

穿国中校服的男生,嗓音带着变声期的特别。——刚才叫他男人,是叫老了。——视线朝上,洗得白白的衬衣领口,赭色头发垂在眼帘上,脸上的表情带着真心的关切,不像是看热闹的。

“给你。”他手里拿着一罐咖啡。还冒着白白的热气。“我叫安倍澈。你呢?”

“你……”女生没有接,迟疑着问:“你能看见我?”

 

穿着巨大裤子,染着黄色头发的少年,踩着滑板呼啸而过,鼻子上的链子反射着耀眼的光。身后的钟楼,每三个小时敲一次。每天敲第二次的时候,穿西装,打领带,头发梳的一丝不乱的男人,准时出现在对面全天候便利店,提着便当去赶电车。她可是看着他长大的,一直从背带裤小学生到他成为上班族。便利店也经历了数次易主变迁,好像最早是叫山田米店吧,现在叫做樱花便利。

五十多年过去,这世界早就变了。曾经穿着和服,举着小伞,跑着马车的世界变了,取而代之的是高楼,电车,以及表情越来越冷漠的人们。

而她的时间,永远停留在十七岁的夏天。

遇见。是一个神奇的词语。年复一年,她坐在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忍受着穿过身体的风和随便坐下来压着她的人。对普通人来说,她的存在,只不过是一段空气,抑或是一个幻影,看不见,摸不着,没有气味,也听不见声音。有时候她故意弄出点动静,把别人吓跑,来排遣漫长的孤独。

遇见一个能够和她交流的人,这是第一次。

“叫我小爱吧。樱冢爱。很高兴遇见你。”

好像有很多很多话要说。就像奔腾的洪水,冲过一个窄小的峡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反而沉默了。

“很惊讶吧。”

“嗯?”

“我能看见你。”

“嗯……是很惊讶呢。你知道吗,已经五十多年没人和我说话啦。”

“知道……大部分人都看不见你,也听不见你。”

“为什么你可以呢?”

“哈,因为,”他笑笑,露出稚气未脱的乳牙。“我是安倍家的。”

“安……安倍??”差点跳起来,“阴阳师世家吗?那可是贵族呢……”

“不是贵族。可是和你一样孤独。”无力地垂下头。

“对不起,安倍君……”有点不知所措。

“啊,别介意,那个,叫我阿澈就好了。”清澈见底的笑容,好像春天的阳光一样温暖。一定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孩吧。有很多很多欧巴桑喜欢,被捏着脸蛋说“卡哇伊”的那种小孩。“对了,你为什么不回家?公园可不是个好住所啊。”

“家……?”

记忆里的家是这样的。屋檐下的雨水。院子里的樱花树。坐在走廊上可以就看见的枯山水。石头花缸里养着的睡莲和金鱼,一条叫黑尾,一条叫赤虹。可是,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这里变得不认识了。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那……你先去我家吧。”

“诶?可以吗?”

“当然啦。”

 

安倍的家,在京都的一所神社。要坐电车才能到。

下了电车,有电梯直达地面,她犹豫了一下,照着别人的样子踩上电梯,好奇地东张西望着。

“小爱姐姐来过京都吗?”

“嗯。小时候和爷爷来过。现在都变样子了。”

“嗯,是啊。和我小时候都不一样了。”

骑着摩托车的少年飞驰而去,笔直地从她身体上穿过,好像穿过一缕光线。比起东京,京都还保留着些许传统气息。两个脸上涂白,穿着华丽衣服的艺伎,撑着鲜艳的粉色伞,在街上慢慢的走着,不时浅笑颔首,说着什么。

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她在心里说。

正午阳光的高度不会变。樱花的颜色不会变。轻轻吹过发梢的风不会变。夏天的雨声和蝉声不会变。那隐匿在自然风景中的心情也不会变。

“那时候,牵着爷爷的手在街上走,身高还不到爷爷的腰带。偶尔摔着了,重心下沉,爷爷就用力一提,总是化险为夷。”她笑嘻嘻的说。“爷爷是个中国迷,喜欢讲三国故事,关云长,曹孟德,吸引一群小孩来听的入了迷。”

“是吗,真好玩。”

“这样平静的日子要是一直继续下去,该多好啊。”

一起听故事的小孩,若是还活着的话,恐怕也做爷爷了吧。可他们都去打仗了。只有邻居家的二儿子活着回来了,断了一条腿,还发了疯病,说他杀死的那些人来向他讨债了。他们一定经历过非常可怕的事情。

“到底,为什么要打仗呢。”

“或许是活着的人对现状不满意吧。”男孩想了想,开口道。句子是陈述句,语气却是疑问句。

“活着还不好吗?死掉的人,多可怜啊。”

“可是人不能先尝试一下死掉的味道,再重新活过来呀。”

恩,也对。要是尝试过的话,就不会觉得活着痛苦了。

“死掉的好处,就是不会觉得饿,也不会觉得冷。”女生嘻嘻的笑着,狡滑地眨眨眼睛,“我一向来很乐观的。”

“啊,到了。”

血液一样鲜红色的神社鸟居映入眼帘,上面停着一只三头鹰身式神,正冲着她龇牙咧嘴。对于一个游荡在街头的幽灵来说,害怕这些东西是本能反应。

“没事,我跟它们说一下。”他握住她的手说,“来,别害怕。”

他的手温暖潮湿。却是真实的存在。别人眼中的少年,握住的是冷的虚空,并且所有的对话都是自言自语。他们会以为他是疯子。可是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自己知道。这是两个孤独的心灵最单纯的友谊。

“我回来了。”

“少爷。”苍老的男人的声音。

“打扰了~?”

门自动开了,却没有人。

“那个是姐姐的式神。”他安慰她说。

“带客人来了?”屏风后面走出一个女子,穿着巫女的制服,笔直的黑发扎成一束,垂散到脚踝。一张尖翘的小脸,两弯清秀的眉眼,嘴唇像带着晨露的玫瑰花瓣,眼神里却露着冷冷的神气。果然是贵族后裔,美丽而不失威严。

“这是我姐姐。千寻。姐姐,这是樱冢爱,从东京来的。”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她都看得呆了,才想起来该打个招呼。

千寻暗暗皱了皱眉,可是并没有表现出不满,只是略略点头,走到内室去了。

“姐姐比我大好多,现在是安倍家的代掌门。她一个人守着神社,平素冷淡惯了,请不要介意。”

“哪里哪里,姐姐真是个大美人呢,我都看的目不转睛的。一定有很多追求者吧!”

“……我们家祖上有规矩,掌门人不能结婚。”眼睛转向院子里的枫树。一只鸟落在上面,震的叶子簌簌作响,“所以姐姐……一直都是单身。”

“诶……?好可惜。”后悔不该多嘴。

“说这个做什么呢,哈哈。来看我的房间,有好玩的东西。”

她跟在他后面,小小的男生和她的个子差不多高。过几年,也许会长成高大英俊的少年吧。再过几年,抱着粉嫩的婴儿,在花园里散步。再过几年,儿孙成群,绕膝言笑。最后变成葬礼上的照片。看多了生死离别,已经不像最初那么难过了。不就是这样的吗。人的一生,经历的事情,其实都差不多,他经历着的事情,不管多么特别,别人也同样经历着。能够长大,结婚生子,和心爱的人白头偕老,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而这些都与她无关,她是永远的旁观者。永远都只能是十七岁的样子。

他的房间,和普通小孩差不多。不是睡在榻榻米上,有一张小床,桌子和电脑。电脑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可惜学不会。她曾经偷偷溜到别人家里去,墙壁对她没作用——当然仅限于没有守护神的人家,并且要小心不能被路过的式神和饿鬼发现。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法律。她是个善良的好鬼,只是好奇心很重而已。

“这是什么?”

“啊,cd机,用来听音乐的。要听么?”他把一张薄薄的圆盘放进去,按下按钮。很快,舒缓的音乐充满整个房间。

“心に 泳ぐ 金鱼は 恋し 想いを 募らせて

真っ赤に 染まり 実らぬ 想いを 知りながら

それでも そばにいたいと 愿ったの

夏の匂い 雨の中で

ぽたぽたおちる 金鱼花火

光で 目がくらんで

一瞬うつるは あなたの优颜(ゆうがお)”

静静的听着,习惯性的用手背去擦脸上的泪水,可是已经没有泪水了。她转过头,看见桌上有张照片,凑上去看着。画面上的男子,穿着深色的和服,带着眼镜,微微笑着。

“这是我父亲,已经过世了。”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就觉得好像来过这个地方。一直以为是错觉。也难怪,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经历的越多,越容易忘记。

“令尊的名字,是安倍宏吗。”

“是的。小姐姐也认识吗?”

算认识吗。也许只是一面之缘吧。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黄昏,他急匆匆的赶路,不慎掉下了一方手帕。手帕上绣着一个字:“宏”。她追到京都。在神社门口被式神拦住,眼看着他走进去。

“我只是想把手帕还给他。真的。那个式神一定要赶我走。”

“原来如此。”

“可是,令尊为什么看不见我呢?”

“因为他结婚了啊。”

安倍家的掌门人,拥有超凡的能力,可是也注定孤独下去。一是为了保持神秘性,不能随意走出神社,二是不能结婚,防止力量被外族利用。所以结婚意味着放弃掌门地位。

“地位和正常人的生活相比,还是后者的吸引力更大吧。”

“嗯。所以爸爸放弃了做掌门的机会,封印了自己力量。选择结婚。”

“这样也很好啊。”

被砍掉了翅膀的鸟儿,只能用双腿走路。失去能力,就如同凡人,既无法召唤式神听候差遣,也无法预料飞来横祸,更不能在战斗中保护自己。他还记得爸爸被抬回家来的那天,下着大雪,姐姐一直捂着自己的眼睛,不让他看。怕他害怕。他是安倍家的男子汉,注定要承担这样的重担,孤独,以及无法终老的宿命。

 

樱花全部凋谢的时候,千寻来找她了。

“叫你小爱,不介意吧。我有话要对你说。”

恩。

“谢谢这么多天你对阿澈的照顾。阿澈从小就背着这样的特殊身份,所以没有什么朋友,心里面一定很寂寞。作为姐姐,我没尽到责任。”

……

“家里的事情,你也听阿澈说了吧。我之所以做代掌门,是想在阿澈接替我之前,让他多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但是我不可能替他很久。迟早有一天,他要坐在这个位子上,成为独当一面的阴阳师。”

是我妨碍了他吗。

“阴阳师之间力量对比,不光是能力的对比,也是身边式神和跟从的对比……你没有法力,不能保护他。”

对不起。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面带歉意,“我可以帮你超度,进入轮回。”

听起来很好啊。

“你就能重新投胎做人了。”

可是这样就不会记得了。不会记得他了。

“就算你留在他身边,也无济于事对吗。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受伤,却帮不上忙。”

我会把他忘了吗。

“让喜欢的人获得幸福,才是正确的,对吗。这样无论对你还是他都好。”

“姐姐,我可以提一个条件吗?”

“说吧。”

“借我一点力量好吗。等我实现他的一个愿望,就走。”

坐在影子里的千寻默默的点点头。

 

“小姐姐,你看我的作业,拿了满分。”小男生欢呼雀跃。

她定了定神,露出微笑。“小澈真聪明,真厉害。”

“是真的吗,你是第一个夸我聪明的人诶。”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知道。不然肯定会伤心的。要悄悄的走才行啊。

“小澈。”

“恩?”

“小姐姐想送你一个礼物。你喜欢什么呢?”

男生想了半天,摇摇头。

再想想看啊。

“我想看焰火。要全家人在一起手拉着手,热热闹闹看焰火。”

 

“只是焰火吗?”

恩,要全家人一起看。

“我只想着对他好,他要什么就给他买。没想到他要的东西这么简单。是我错了。”

千寻陷入沉思之中。

 

千寻换上平常衣服,带着澈去旅游。那是他们第一次全家出门旅游。他们去了伊豆的海边,还泡了温泉。姐弟俩玩得很高兴。晚上的时候,他们来到山上看焰火。

“小姐姐,你能变出什么样的焰火呢?”

“什么样都行。”她笑着,指着他手上的提着的透明袋子,“和你手上的金鱼一样。”

话音未落,天空就绽放出灿烂的花火,强烈的光线中,两尾金鱼游荡着,把夜空照耀得五彩斑斓,忽然消失在繁星中。焰火持续了半个小时,仿佛在看水幕电影那样,变身无数花样,甚至出现了父母拉着孩子的身影。

每个人都泪流满面。那是世间没有的焰火。是倾注了爱和怜惜的焰火。是记忆的闪回和重现。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感觉到幸福。用对方喜欢的某种方式,而不是自己的。爱也一样。

姐姐千寻轻轻唱起了歌。那是弟弟最喜欢的《金鱼花火》。

“包围着夏天的气息的夜晚,纷纷落下的金鱼烟火。不管什么话语也不能表达我的爱意。 一瞬间映出的你的温柔的脸庞。”

“这是我看见的最美丽的焰火……谢谢你,小姐姐。”回头看,她已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你。千寻默默的说。

 

穿着阴阳师衣服的男人,走在京都的街头。衣角忽然被攥住。男人低下头,看见穿樱花和服的小女孩,正对她微笑着。

“告诉叔叔,”澈蹲下身去,微笑着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小女孩狡滑地眨了眨眼睛。那神情似曾相识:“叔叔,你知道金鱼花火吗?”

那是十年以后的春天。

 

 

 长安雪。一月三十一日。

感谢大冢爱音乐《金鱼花火》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